从卖子宫到卖卵 这些女性经历了什么

2019-03-29 14:11:30
今日话题

中国校园的一些女大学生,在很多情况下,往往成为资本逐利的目标对象。从代孕产业链到出卖卵子,以换取经济利益,这些女生成为利益黒链最底层的一环。

根据此前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数据,中国不孕不育人数已经占了育龄人口的12.5% ,这意味着不孕不育患者人数已超过4,000万。这些不孕不育的群体,想要拥有孩子,就需要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

而一些想要赚快钱的女大学生,与市场需求一拍而合,最终合谋完成利益链的构建,一定意义上,她们用自己的身体浇灌出逐利黑产的罪恶之花。

不同的是,从此前的代孕到出卖卵子,形式在发生着变化。

但因为取卵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其中有些女生在卖卵之后,迎来了她们人生的寒冬:有在取卵过程中出血、被感染,引发炎症,甚至导致不孕不育的;因卖卵导致腹腔积水、胸腔积水,甚至变成植物人的;有因被注射超量促排卵药物导致形成血栓,器官功能衰竭,甚至死亡的。

前几年有媒体报道该类事件,像有些女大学生因卖卵险丧命。
    
围绕卖卵,在中国已经催生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而在这个产业链的底端挣扎的,就是这些想要快速获得经济效益的女生。她们多数家庭环境并不是太优渥,为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 从而选择这样的“捷径”。

女大学生因为具备的文化资质往往成为此前比较流行的代孕人选(图源:VCG)

根本上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不经意间也触犯了法律。中国国家卫健委在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明确规定,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供卵行为。法律的禁止并没能震慑住企图从卖卵的庞大产业链里获利的人。

当“重金求子”“富商代孕”这类的骗局,被揭穿后,改头换面的“卖卵”“求精”广告不断出现。

而除了卖卵行为,对女大学生造成伤害的还有校园裸贷,或者说滑进了这样的消费陷阱。

所谓裸贷,即裸条放款,高利贷团伙虚假宣传会提供超低的还款利率来诱惑女大学生借贷,而借贷的条件就是要求她们裸体手持身份证拍摄照片或视频,以作为“借条”抵押给放贷人,一旦逾期未能还款,接待人便“有权”将这些裸照流出。

此时,不少女生就会被借贷人逼着进行所谓的“肉偿”。如果不能按时还款,对方就会把裸照发至网络。不少女生就这样陷入裸贷,从袒露身体逐步发展到出卖自己的肉体、尊严和灵魂。

而实际上,一旦裸体照片或视频到了借贷人手里,无论最终是否能够按时还款,这些裸照或裸体视频都有流入地下黄色产业链的潜在风险。

女性,用身体当做工具,获取身份或者经济利益的题材,在不少影视作品中都有体现。像之前的香港电影《我不卖身,我卖子宫》,该影片就是介绍了灵敏女性一个靠卖身,一个靠出卖子宫来获取生存,或者居港权。故事背后,是香港底层人的生活,在其中可以看尽人生百态。

不管是生活所迫,还是满足虚荣,身体或者说子宫,都成为可以利用的工具。最为痛心的,还是这些被资本盯紧的女大学生。

这些年轻女性在浮光掠影的浮华世界没办法遏制的虚荣,在不正确的价值观导向下产生的偏差;根源上来讲,社会某些方面的变异也导致她们在其后趋之若鹜,比如说以最具表征性的以“脸贷”为名的对网红脸的追求;她们坦白,整容后有了富二代开始追求,尝到“甜头”后,从整容的路上开始不回头,是无止境的对虚妄或者说对虚幻的沉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