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宫频登热搜榜 舆论场炮轰紫禁城夜场灯光秀

599岁的北京故宫再次登上热搜榜。

继2019年春节恢复清廷鼎盛时期过年风貌,“紫禁城里过大年”让故宫着实火了一把后,“紫禁城上元之夜”又持续霸占热搜,热度更是有增无减。【相关新闻:紫禁城里过大年 谁在给北京故宫文创撑腰

北京时间2月19日、20日,是中国人传统的正月十五和正月十六,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了建院94年来的首次“灯会”,紫禁城古建筑群首次在晚间被较大规模点亮,午门—雁翅楼、太和门、太和殿、东南角楼、东华门、东北角楼、神武门等区域霓虹闪耀,华灯齐放,三百红灯笼列阵千米城墙,免费对公众开放。

首次开放的正月十五预约门票被一抢而空,二次开放预约正月十六的门票后,因涌入的用户量过大,故宫网站瞬间瘫痪。据传,故宫夜场门票炒作到5,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的高价,仍是一票难求。

  • 建院94年来,北京故宫博物院首度举办“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图源:VCG)
  • 在引来好评如潮的同时,“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也招致了非议频频(图源:Reuters)
北京故宫首开夜场灯光秀 非议汹涌而来

北京故宫博物院与英国大英博物馆、法国卢浮宫、美国大都会、俄国圣彼得堡冬宫并列世界五大博物馆,故宫希望通过“紫禁城上元之夜”这种方式,让公众感受到博物馆里独特的节庆味、人情味,进一步实现“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活起来”的愿景。

但是,在引来好评如潮的同时,互联网上的非议之声也逐渐多了起来。

有声音称诡异的蓝光和大红的基调,组成一种不可名状的图景,故宫的灯光秀是“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的浮夸摩登都市风。

也有网友吐槽表示,能不能把射灯关了,照亮建筑物就行了,“这样的故宫跟西安再造的大唐芙蓉园有什么区别”。

射灯的滥用、配色的高饱和度、节庆素材的无节制截砌、灯光变幻节奏的不明意义……舆论场的指责声越来越多。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刘双舟更是发文称对文物的开发利用应当有底线,北京故宫“元宵节灯光秀”涉嫌违反文物保护法。

他表示,在法律上故宫是个博物馆,但是又不是一般的博物馆。一般的博物馆馆藏品可能是文物,而故宫不仅馆藏品是文物,故宫本身就是文物,故宫的一砖一瓦都是文物,对文物的开发利用不能走极端,这一次“元宵节灯光秀”闹的有些过头了,涉嫌违反《文物保护法》的原则和精神。

投影于紫禁城建筑屋顶上的《清明上河图》吸引了不少游客的目光(图源:VCG)
“网红”故宫的不易

批评总是比行动容易。

目前,中国有5,170座博物馆,收藏国家定级珍贵文物 401万件,其中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168万件,占42%。而北京故宫共有1,862,690套文物,这意味着其藏品中93.2%是国家定级的珍贵文物,这也使得北京故宫博物院成为全球罕有的珍贵文物占绝对比例极高的博物馆。

长期以来,将文物隔离保护是中国文物保护界的传统。虽然北京故宫是世界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是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还是全世界来访量观众最多的一座博物馆,但是长期以来限制开放,常规参观路线就是看看六大殿,逛逛后花园,宫殿整体给人灰头土脸、陈旧破败的印象。

北京故宫还一度深陷失窃、会所、错字、拍卖、封口、瞒报、逃税等“十重门”泥潭。

故宫真正的改变是在近年大修之后,近600岁的紫禁城被当作一个活化的、当代的建筑群落在不断开放,2014年是个转折年,故宫开放面积超过50%,2015年到了65%,2016年到了76%,2017时故宫的开放率已达80%。

不少赖在故宫里办公的权贵单位都被“请了”出去,大量过去树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牌子的地方变成了展区、展馆、展场。

北京时间2019年2月19日,北京故宫博物院“网红”馆长单霁翔在元宵节灯展上接受采访(图源:Reuters)

如今的故宫,不再是高高在上、冷冰冰有距离感的皇家禁地,也不像是一位迟暮老者,而是一座日渐有朝气、接地气、充满人情味的博物馆。

在故宫博物院“网红”院长单霁翔治下,皇帝会卖萌,文物会打趣,成功地将文化产品做成了文化创意产品,2018年年度参观人数近1,800万。

2017年故宫网站访问量是8.91亿,那一年紫禁城一场初雪后,一组照片即引来了1,425万的访问量;2018年“红月亮”晚上,一组故宫红月亮照片放上后,一夜收获2,000万点击;前几天2019年的一组“故宫下雪了,收图”,更是带来了5,000多万的访问量。

文化创意产业也越来越红火,渐入佳境。今年2月17日的亚布力论坛上,单霁翔首次晒出了自家的账本:2017年北京故宫文创销售收入已达15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超过了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这还是为了不给其他兄弟博物馆带来太多压力,没有公布2018年的文创收入。

活化的故宫做到了游客如织,且文创收入这一项已可支撑其日常的文保开支。

故宫这次为何变得这样大胆

必须承认,刚过去的这两个晚上,“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是故宫“用电史”上最大胆,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

作为世界最大的木质皇宫建筑群,故宫防火任务之重可想而见。历史上故宫的几次失火都被视为惨痛教训,在古代,为避讳“火”字,连失火都只能说“走水”。

故宫博物院禁用大功率用电设备多年,为避免明火明线,1961年故宫东南部建立了第一条700余米的地下电缆,1972年故宫铺设了8公里地下电缆。

在用电上,故宫一直有着严格限制。直到两年前,故宫才低调小范围引进了光源。从故宫中轴线上太和殿,到坤宁宫一线的6座宫殿开启了120组照明电源。

据称,这些光源都经过精心设计,会随着自然光线变化调整亮度。太和殿的内部照明灯柱虽然光束强烈,但灯面温度很低,灯柱电线可拔掉,移走方便。另外,每一个灯的朝向也都经过了特别的设计。

北京故宫博物院属高压自管用户,宫内线路设备产权属于故宫所有,中国首都的供电公司将电送到故宫自己的配电室后,由故宫自行维护、维修、运行。

除了内部加强防患,此次“紫禁城上元之夜”,国网北京电力动用了大量人力对故宫外电源进行特巡检查,并派发电车备用,重点巡视景山公园、大观园、德胜门、永定门附近。

再有一年多,故宫就将迎来600岁华诞,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自己的目的就是尽己所能,让传统文化走进百姓生活,他心心念念的是: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让“故宫”真正走向“故宫博物院”。

与其非议,不如给故宫一份善意的宽容,毕竟,故宫也是在探索之中。故宫的探索,受益的将远远不只是故宫本身。

北京故宫博物院正在实践的传统博物馆求新求变的道路方式,已不仅仅只给中国无数博物馆以启示,中国文创产业的巨变已在暗涛汹涌,百帆竞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