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中西文化交流 肩负重任的耶稣会

+

A

-
2019-05-15 05:02:57

自2014年起,“一带一路”跨国经济带倡议作为中国大陆的外交主轴,当习近平于2019年3月访问意大利并签署多份“一带一路"备忘录时,意大利成为首个参与“一带一路”的七国集团(G7)国家,引发了欧洲各国紧张与美国白宫发推特批评。回过头看历史上的中西文化交流,意大利曾占有重要的位置。台湾师范大学东亚学系潘凤娟教授,透过研究耶稣会会士于17世纪至19世纪编撰的汉学书籍,来拼凑出文明交流之初,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印象。

意大利半岛上有着天主教中心,于过去中西文化交流占有一席之地(图源:VCG)
于中西交流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耶稣会

两个不同的文明在初次碰面时,究竟在对方眼中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呢?由于早期双方接触的机会并不多,最初中国人在西方人心中的具体形象是如何,现在已不易考证,只能依靠些许文字来了解。中西方开始有大量频繁的接触,要到清朝中叶以后,各行各业的西方人如商人、外交官、传教士、旅行家、探险家、新闻记者等都来到中国,可惜他们不如先前来华的前辈们能够幸运看到盛世中华,这群在清中叶来华的西方人见到的,是ㄧ个受到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捻乱与八国联军等肆虐摧残、摇摇欲坠的古老帝国。近代以来各种战争、政治的冲突,增加了中西方的偏见与误解,而衰败、落后和贫穷也成为近代以来西方人对于中国的刻板印象,直到今日都难以翻身。

造访过元大都的威尼斯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1364年),其著作《马可波罗游记》(Book of the Marvels of the World),吸引了无数的欧洲人对遥远的东方感到好奇,而航海技术的进步与新航线的发现,让欧洲人有更多接触到远东地区的机会。16世纪,欧洲天主教会的腐败、滥发赎罪券,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年)发起的宗教改革导致教会分裂。天主教会因此在欧陆失去许多信徒,“新大陆”的发现也让教会有了扩展新信徒的机会,产有茶与香料的东方也成为天主教会传教的地点。

过往的中西文化交流,始终都是断断续续在不同朝代掀起波澜,早期中西方接触以宗教为主,在不同时期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例如唐朝的景教、元朝的十字教(也里可温教),还有在中西文化交流有重要一席之地的耶稣会(The Society of Jesus)。耶稣会为罗耀拉(Saint lgnatius of Loyola,1491-1556年)与6名巴黎大学的学生于1534年创立。明代来华的传教士,如罗明坚(原名Michele Ruggieri,1543-1607年)、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年)等人多是耶稣会会士。由于耶稣会士致力于研究中国文化,以此了解中国人固有的宗教信仰与心理,来制定有效的传教方略,不仅让西学东传,也让欧洲人可以更深入了解中国文化。

耶稣会会士利玛窦成功将天主教带至中国士大夫社会,并让不少明朝皇室与宗室子弟受洗。这是由于利玛窦相当尊重中国传统,并容许中国教徒保持原有的祭天、祭祖和祭孔仪式,这份包容被称为“利玛窦规矩”。这项规则一直被遵行,直到罗马教皇克勉11世(Pope Clement XI,1649-1721年)发布禁令为止,教皇的禁令也是中国“礼仪之争”的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